枕一蓑烟雨

第二个也是我们江苏的城市镇江,位于江苏南部,古称“润州”,他也是我们南京都市圈核心层城市所以在经济建设中有着不错的成绩,在2017年中国地级市全面小康指数排名第18,我们就可以看出镇江的实力了,最重要的是他还拥有长江流域第三大航运中心——镇江港。所以经济发展是非常有潜力的城市,所以他进入“二线”城市指日可待。
一天晚上,我独自在丛林中散步,
感到一股淡淡的幽香在空气中荡漾。原来,在林阴道两旁,有许多开着白色花朵的高大树木,那一阵阵幽香就是从这儿散发出来的,园丁说,这些树木叫广玉兰,是从广东一带传过来的。以后我在散步的时候,都要去观赏一下。

五、六月份是广玉兰花盛开的季节。在绿油油的叶丛中,花朵是那样的洁净、高雅。我无法用文字准确形容那花瓣的色彩,说它纯白吧,又似乎有一种淡淡的青绿色渗透出来;我也无法用文字准确形容那花瓣的质感,说它玉琢冰雕吧,它又显得那样柔韧而有弹性。总之,只凭几个优美的词句是不能概括它的全部内涵的。

广玉兰开花有早有迟,在同一棵树上,能看到花开的各种形态。有的含羞待放,碧绿的花苞鲜嫩可爱。有的刚刚绽放,几只小蜜蜂就迫不及待地钻了进去,那里面椭圆形的花蕊约有一寸长。盛开着的玉兰花,洁白柔嫩得像婴儿的笑脸,甜美、纯洁,惹人喜爱。先前热热闹闹开过的广玉兰花呢,花瓣虽然凋谢了,花蕊却依然挺立枝头,它已长成近两寸长的圆茎。圆茎上面缀满了像细珠似的紫红色的小颗粒,这就是孕育着新生命的种子。远远看上去,一株广玉兰就像是一个数世同堂,生生不息的大家族。

广玉兰的叶片富有光泽,好像涂了层蜡,再配上有着铁锈色短柔毛的叶背和那微呈波状的边缘,使人觉得另有一番情趣。密集油亮的绿叶终年不败,始终透着生气,透着活泼。有了它的衬托,玉兰花便显得格外皎洁,格外清丽了。

秋冬时节,许多树的叶子凋落了,广玉兰却披着一身绿叶,与松柏为伍,装点着自然。 我爱广玉兰的幽香与纯洁,更爱广玉兰无比旺盛的生命力。


——朱光潜《广玉兰》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木心《从前慢》
我睡啦。
祝我的英格兰晚安。

我给蓼蓝分享,惊悟

「不要过分反思自己,老说自己有什么问题。每个人都有所谓的问题,有的人会揪着你所谓的问题不放,那个人就是错的人。有的人觉得你所谓的问题不是问题,是可爱,那个人才是对的人。」 ​

[不是自省]我亲吻英格兰。

说自己一贯怠于社交有点儿不诚恳,……从前不知社交为何物的时候,其实是喜爱并习惯于去社交的。后来慢慢沉静下去,挑剔地交朋友,以为拥二三知己足够,但也确实保有很天真的一颗心,尤其不善于拒绝,对旁人的热情诚惶诚恐,努力以自己的方式报答之后陷入自我纠结的怪圈——勉强不得,同道之人才可能同行并肩,永恒的道理摆在这儿嘛,也不是小孩子不懂事,不过经历了才真悟了。
所以现在既怯又懒,和蓼蓝说说话,和几个同好分享东西,其他自个儿偷着乐就完了。理智总算不那么犹疑地坐回他的宝座,落下金石之音:放宽心。——我很高兴地拜服在他袍子下,仿佛我已经是虔诚的信徒。


唉,说到底我很难和人深交,……有一些、过去的人…对我表白过愿望,我也有相对应的一些共通的想法,但我被动且多思(这个多思倒并不是指多愁,不算作坏的方面),一些旧事中我的作为便能反应出我的性格来。我需要契机,需要顺其自然地和人相识相知,不管开头如何,过程都在,那结果大概率是不会错的。由此推出我和蓼蓝,真好……再叹一句荣幸之至。
11.22

XXX,XXXXX,XXX,X(待定),生贺说说,生贺文(请从明天开始动笔,明天完成200字!)



……我看着11.3编辑的短信的最后一句话沉默了。我哭成英格兰呜呜呜……



好消息是我其实是下下周一考史政,周二秋游,出省了,去安徽方特,我希望我能在颠簸的路途中码字而不晕车。……
一家别院的楼上,窗帘不曾放下,几枝肥满的桐叶正在玻璃上摇曳斗趣。月光窥见了窗内一张小蚊床上紫纱帐里,安眠着一个安琪儿似的小孩。她轻轻挨进身去,在他温软的眼睫上,嫩桃似的腮上,抚摩了一会。又将她银色的纤指,理齐了他脐圆的额发,蔼然微晒着,又回她的云海去了。

——徐志摩《印度洋上的秋思》
香港虽说是没有严寒的季节,圣诞节夜却也是够冷的。满山植着矮矮的松杉,满天堆着石青的云。云和树一般被风嘘溜溜吹着,东边浓了,西边稀了,推推挤挤,一会儿黑压压拥成了一团,一会儿又化为一蓬绿气,散了开来。林子里的风,呜呜吼着,像捌犬的怒声。较远的还有海面上的风,因为远,就有点凄然,像哀哀的狗哭。

——张爱玲《茉莉香片》